您的位置: 長樂新聞網 >> 文學藝術 >> 正文

追憶

作者 陳琪

http://www.9692063.live  2017-11-27 14:24:04   來源:長樂新聞網  【字號

  前些天回了趟鄉下。太爺爺的四合院門口還敞開著,門前的石榴樹依舊潛伏著十幾只小饞貓,我家的鮑爾斯正懶懶地半瞇著眼躺在家門口的石階上,似乎在等著誰歸來?而如今,四合院里面的那代人已經不在了,我的父輩們也逃離了這個小鄉村,不再留戀。不過也有人按著自己的心愿在這邊生活了一輩子,那緊閉著的四合院的主人——我的太爺爺和太奶奶。

  那個院子據說是當年曾曾祖父當地主時一手搭建的。后來太爺爺繼承了這個房子,就在這邊一直生活下去。太奶奶是經人介紹認識的太爺爺,他們之間沒有一見鐘情,沒有轟轟烈烈的愛情故事,更多的只是柴米油鹽,粗茶淡飯,相伴著幾十載過了這一生。所以對于那份固守在封建社會的婚姻,我也編纂不出什么轟轟烈烈的愛情故事,說說我的太奶奶吧,她是一個很典型的那個時代,那個環境所教化出來的女人。 丈夫,兒子,兒孫就是她的全部。她很容易滿足,總是常??吹剿低档厝X給我們,我不知道那時她對金錢是否有概念,她從來沒有上街買東西過,也不認識錢,塞錢的時候總是把一毛錢當成一元錢,然后數著一元,兩元,很小心翼翼地放在我的手心里,看著我們拿著錢吃著手上剛買回來的辣條,她會很滿足的看著我們笑,那樣的笑就像冬日里的陽光,不耀眼但很溫暖。

  有時候常常在想,也許每個人的心中都住著幸福的芽兒,不同的環境,見識會束縛著我們對于幸福的感知度。就像太奶奶,她沒有接受過教育,她的潛意識里覺得家庭就是一切,只要家里人開心,她就開心。所以她溫和地對待家里的每個人,記憶中很少見她發脾氣,也很少見她有不開心而傷心落淚的時候。只有一次,那是因為叔公被電擊中意外去世的時候,她飽受白發人送黑發人的痛苦,哭著在床上躺了三天。后來她對叔公的小孩就更加的疼愛,似乎想要彌補什么,她去我們家的時候,總是四下張望,然后趁著無人時,常常兜里揣著幾個零食就走了。那會我們不懂事,總是偷偷地在旁邊圍觀看熱鬧,然后向父母打小報告。直到有個周末,妹妹去縣城讀書,她著急地拄著拐杖一顫一顫地抱著一袋子的東西上來,塞給我妹,說是要給叔公的兒子,那個袋子她不知道裹了幾層,塑料袋套了三四個,外面還包了層米袋,妹妹覺得提著太丑,想要拒絕,她急著眼淚直掉,最終沒拗過她,不過還是好奇地拆了那個袋子,發現里面裝著的零食都是這幾個月從我們家一點點地揣在兜里的那些。那會只是覺得老人家很偏心,現在回想起來,也許我漸漸地懂得了她的那份無奈。不知道那樣對她而言是不是一種幸福呢。

  后來我們都到縣城讀書,回家的次數也少了,她也在一天天的操勞中漸漸老去,上初中那會,每周回去看她的時候,她總會提醒我們記得帶紅領巾,我們也只是笑笑不語。很快很快,我們上高中了,家里也搬到縣城,只是偶爾會從母親的口中得知太奶奶的消息。再回家的時候,她已經不認得我們了,聽母親說是得了老年癡呆,只能認得爺爺,那會她像發瘋似的,不停地叫嚷著,把被子衣服撕成一條條的??粗且荒缓苄乃?,可是你就是什么都做不了。母親說人老了就會這樣。依稀記得那個冬天很冷,不記得是哪個清晨,她靜靜地躺著走了,像許許多多普通人一樣,就這么悄無聲息地走了,耳邊回想起她去世前幾個月見她時,那會她還很清醒地對著我們開玩笑說:等我走了,你們就有酒宴吃了。也許到了那個年紀,談死真的并不可怕,也許是一種對于生命的無奈與自嘲。

  歲月,生命 ,似乎是人類永恒的話題。每個人的追求都不同,不管是愛情,事業,親情,我們所追求的一切在下一代看來似乎也只是一段回憶,自我們擁有的那一刻起也在慢慢地失去,但不遺憾。轟轟烈烈也好,庸庸碌碌也罷,都無需苛責,那就是人生。

幸运365彩票安卓手机下载 分析股市大盘 今日股票跌停股 新股票发行一览表 期货配资平台是什么意思 600309股票行 什么股票平台 东风科技股票分析 炒股平台哪个好 楚江新材股票 股票发行的流程